校友总会新闻
崔东伯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:四十桃李,百廿流馨
2018-12-20

一场与会者平均年龄超过70的活动,

一场跨越80年关于美好教育的感动。

忆往昔,华罗庚先生给杭高学生做讲座,参与数学课;

曾几何,“两弹一星”元勋、校友胡海昌院士给学弟学妹传经送宝;

更有时任杭州市委书记王平夷亲自兼任杭高一个教学班的班主任,重视教育落到第一线;

崔东伯先生数学教学一流,一个平行班光考进北大数学系就4人……


     2018年12月20日下午,百廿老校杭高举办崔东伯先生诞辰120周年暨教育事迹回顾纪念会。参加会议的有崔东伯先生的家属、学生、杭州高级中学的师生代表以及多位社会名流。崔东伯先生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教育家、数学家、社会活动家。1933年秋,东伯先生到杭州高级中学任教,直到1976年退休,除短暂离开外,先后在杭高工作40余年,把一生都献给了杭高。


1.jpg

杭高党委张旭光书记、校庆办高利主任、崔盐生、校友代表鲁世杰、2018级新生代表向崔东伯老校长献花


2.jpg

蔡小雄校长致辞:向服务杭高40年的老校长崔东伯先生致敬


3.jpg

校庆办高利主任致辞:桃李春风四十年,星驰俊采亦三千,师恩百廿流馨日,共忆弦歌贡院前


4.jpg

崔东伯先生之子崔盐生先生主持纪念会


2(3)_副本.jpg

崔东伯先生弟子和家属代表发言


百年间,代代学子的身影穿梭于杭高贡院的红墙黛瓦中间。除了学友之外,其中更有夫妻、兄妹、父女等相继求学于此地的巧合。一家几代人相逢于同一校园,不由多了几分情趣与感怀。对于他们而言,杭高已不仅仅只是一所曾经求学过的学校,更早已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,深厚情结无法割舍。杭州老校长崔东伯先生全家与杭高都有不解之缘,他们一家曾经出过八位“杭高人”。


12.jpg

崔东伯先生家人与学生合影


1924年,东伯先生毕业于国立东南大学数理系(今南京大学前身),陶行知、马寅初、竺可桢等大师是他的老师,他还受业于熊庆来,何鲁等名师。毕业后,东伯先生先在江苏苏州中学,江苏省苏州大学任教,1930年他的同乡李寿恒教授(浙江大学教授)介绍他到浙江大学工业学校任教。1933年,杭高校长项定荣聘请东伯先生到杭高任数学教师,月薪200元银元。


13.jpg

年轻时的崔东伯先生


东伯先生的数学课上得极好,代数、几何、三角都能教,代数尤为出色,有“崔代数”之称。他用的教科书是英文原版,用英文解题一样深入浅出。学生管致中曾回忆,“保留在我印象中的当时的‘崔先生’是一位不苟言笑的严师,他讲数学课时不看讲稿和教材,一小时一口气讲下来,逻辑严密,能吸引住学生跟着他思索,重点反复强调,数学专业词汇都讲英语。”


14.jpg

1937年杭高通讯录


1937年七·七卢沟桥事变,学校内迁到浙江丽水县碧湖镇、青田(今文成县)南田镇,东伯先生先任教务主任,后杭高等七校高中部建浙江省立临时联合高级中学(联高),他又于1942年担任校长,学校有师生400余人。


15.jpg

崔东伯先生勉励学子赠语


著名作家金庸、中科院院士李德生、中国工程院院士徐承恩、英国皇家亚洲学院院士全泰勋、美国工程学院院士沈铎等都是在东伯先生任校长期间就读联高的。


16.jpg

崔盐生先生和大师兄、父亲昔日弟子金庸先生


东伯先生既是一名教育家、数学家,又是一位爱国民主运动的坚定支持者。1945年抗战胜利,学校迁回杭州贡院前。在8年日占时期,学校被用做日本宪兵司令部、兵营等,破坏程度严重。崔东伯先生带领回迁的杭高师生修整校园,保证了教学的顺利开展。


17.jpg

崔东伯:杭高联高,名称虽异,实为一体

1946年6月13日,浙大、杭高等5000余名大、中学校学生举行反内战、反饥饿游行,东伯先生也曾参加。事后,国民党浙江省教育厅责令东伯先生开除9名进步学生,东伯先生宁愿不做校长也不开除先生,最终被免去校长职务,改任省教育厅督学。他拒绝不受任,离开杭高去几所私立中学兼课,维持生计。临行时,他在学生的纪念册上写下:“校长非人做,教界不可留,太艰难,太清苦,太无理,太无情,太黑暗,太痛心……。”


18.jpg

送别东伯先生


1948年5月2日,教育届同仁及杭高校友,在校学生300余人为东伯先生祝贺50华诞,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还送来寿幛。


19.jpg

杭高学子为崔东伯先生出版的纪念专辑


1949年5月3日,杭州解放。6月,杭州市军管会文教部张孤梅部长曾召见东伯先生,他说,国民党把你赶出杭高,我们共产党请你重回杭高。”于是,在离开杭高三年后,东伯先生又回到杭高任数学老师,1955年担任副校长(分管教学)。之后,东伯先生被评为中学一级教师,(全市共10人,杭高2人,另有一人为俞易晋老师)。1955年,东伯先生参加高中毕业典礼,全体同学起立鼓掌,他深爱鼓舞,每学期给高三两个班上课。1962年,东伯先生被杭州市政府授予“超级教师”称号,全市仅他一人。


20.jpg

崔东伯先生手迹


除日常教学工作外,东伯先生连任三届杭州市政协常务委员,1957年列席最高国务会议(扩大),聆听了毛泽东主席所作的《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》的讲话。回杭后,他向全校师生作传达。3月,他代表杭州市政协列席全国政协会议,并接受《人民日报》记者采访,发表的谈话在《人民日报》刊登,并配发照片。1964年9月,东伯先生当选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,浙江代表团82名代表中,他是唯一的中学教师。同年12月中旬,东伯先生再次赴京,这是他第二次来到北京,在京校友二百余人到前门饭店看望他并在中山公园聚会,给了他精神上莫大的安慰。


21.jpg

杭州一中出席杭州市1961年文教群英大会代表合影

(前排左起第三位是崔东伯先生)


文化大革命中,东伯先生也受到冲击,获得平反后,他又走上讲台上课直到1976年12月以78岁高龄退休。

1977年12月24日,在浙江省政协四届一次大会上,东伯先生当选为浙江省政协副主席,一位中学教师当选省政协副主席,这在浙江省政协60多年的历史上是首次。时任浙江省委书记铁瑛同志高度赞扬“崔老桃李满天下……”。


22.jpg

晚年的崔东伯先生 


在担任省政协副主席的五年多时间里,东伯先生多次在杭州日报、浙江日报等报纸上撰文,对一些不良现象做了批判,教师节他也几次在浙江日报、杭州日报上撰文呼吁重视教育。


23.jpg

杭高校园内崔东伯先生铜像


此外,东伯先生还兼任一些社会职务,如中国民主同盟浙江委员会顾问、浙江省科学技术协会委员和顾问、浙江省教育工会委员、浙江省数学会常务理事、杭州市理科学会副理事长、南京大学杭州校友会名誉会长、杭州市安吉路小学校外辅导员等。

东伯先生和华罗庚、苏步青、陈建功诸先生多有交往,1975年华罗庚先生在日本作讲座时突发心脏病不幸去世,他闻讯后很哀伤,当即撰文悼念,发表在《杭州日报》上。东伯先生去世后,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苏步青先生也发来唁电。

教学之余,东伯先生还编写了《高中代数》、《初中代数教学讲话》等七本教学辅导书,发行量在几十万册,同时撰写了一些教学经验总结等文稿。他先后在《人民日报》、《光明日报》、《上海科技报》、《上海新民晚报》、《上海青年报》、《上海文汇报》、《浙江日报》、《杭州日报》、《浙江教育报》、《浙江交通报》、《浙江工人报》等报刊上撰文。


24.jpg


崔盐生先生这样写道:“一家八位‘杭高人’,杭州高级中学建校百廿周年,我家和杭高的关系是亲亲相交。”

的确如此,崔老1957年杭州一中高中毕业同年考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,先后在大学、中学任教,后到杭州机床厂任工程师,自2000年至2017年参加听证会42次,全国50多家媒体做过报道,是“听证专业户”“听证达人”——用这种方式,崔老时刻关注社会进步、关心家乡发展。

崔老对母校有浓厚感情,组织了在鲁世杰、吴士敏领导下的1957届5次大聚会,每次都来100多人,每次聚会的主旨都是“感恩”:“感恩母校”,感恩老师、感恩同学。


25.jpg

1957届校友会第12次工作会议


崔老的妻子周曼珠是杭高63届高中毕业生,因家庭出身未能录取大学,1964年她上山下乡,1977年回到杭州,在杭州皮革制品工业公司任师。她曾撰文《教育家崔东伯》发表在《浙江省政协文史资料第45辑》《浙江省近代学校和著名教育家》,撰文《重回杭高》发表在《杭州日报》上。

崔老的大妹小梅,1959年杭高毕业,同年考入清华大学电机系,高级工程师,晚年定居美国。

崔老的小妹崔炜,1966年杭高初中毕业,是杭州电子职业学校教师。

崔老的小妹夫陶锦秋,1965年杭高毕业,是浙江大学附属中学数学高级教师

崔老的女儿崔菁,1988年杭高毕业,曾组织1988届同学会活动,是浙商总会女企业家分会副会长,长江商学院学员。

崔老的侄孙(侄女之子)顾寒杰,2010年杭高毕业,同年考入浙江大学城市学院,现在杭州一家传媒公司工作


26.jpg

崔盐生先生“杭高家族”部分成员


全家人的杭高情是一种缘分、一种默契,更是一种积淀、一种传承!崔老言道:“我一家四代八人都曾经在杭州高级中学工作或学习,我们都是‘杭高人’,祝愿她永远繁荣昌盛!”


文/崔盐生、李靖

图/崔盐生、高利

摄影/骆俊杰

编辑/寿婷尔